推荐阅读
  • 佛学和易经是人生必要读的学问
  • 《易经》养生法:五行八卦与体质养生之秘
  • 经济学家应该学习《易经》哲学思想
  • 从《周易》中获取不可思议的力量

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时间:2017-08-26 19:06 所属行业:网址:

一、《易经》--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

  苍颉造字才五千年历史。在此之前,人类几十万年历史,都是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社会。《易经》八卦产生于距今约2万年前的上古时代,经过了结绳记事、河图洛书、伏羲八卦到周易的发展过程。在没有文字之前,靠的是图案和口头传承。那么,《易经》是用什么语言传承下来的呢?这个问题应当是研究《易经》的首要问题。


  把只有语言的社会当作有文字的社会来研究,这是研究古代历史的一个大错误,因为这个错误而错写了许多历史!

  因此,研究《易经》,就必须首先研究其语言属性问题。了解一下从语言到文字的转换问题,研究一下人类记录信息的载体和方法。

  从《易经》八卦的卦名,以及创造八卦的燧人氏、何诺耶劳、伏羲氏等等人名来看,笔者认为,《易经》的传承语言属于侗台语。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侗台语是如何转换为汉文字的。

  人类记录信息的载体可分为二个方面,一是客观记录,就是通过实物传承和遗存来记录历史信息,如建筑的传承,生产生活器具的传承、服饰的传承等等;人类活动中所遗存的实物,如无意遗弃的物品和有意遗存的陪葬物,都是记录历史信息的载体。二是主观记录。最开始是“结绳记事”,之后又有符号图案记事,再后又有文字记事,而文字的载体又有从刻土、刻石、刻木到写在纸张上的发展过程。语言是人类交流信息的工具,所有信息都是通过语言来表达、来传递的。所以,无论那种记录,都离不开人本身的语言,换句话说,所有记录都是语言的记录。而侗台语转换为汉文字,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一是记音,即用同音或谐音的汉字记侗音。如侗语称猪为“酷”,这是同音字,称鸡为“哎”,也是同音字,称狗为“挂”,称蛇为“随” 这是谐音字。但是由于采录者的听觉不同,或是采录对象的口音不同,同样一个词就不同记音,如雒越的“雒”字,就有骆、洛、罗等不同记音,伏羲的“羲”字,也有牺、戏等不同记音。两种语言之间,真正同音的不多,同音同意的更是微乎其微,因此记录下来的大部分是谐音字,拟音字,这一点是需要我们注意把握的。

  二是记意。若找不到同音汉字,就用字意来记录,如侗语称老虎的口音,在汉字中找不到同音字、谐音字,也就用虎字来记录了,这样就出现了半侗半汉、让人费解的词语,这类词语在古籍中常见。而有些侗语若是如实记录下来,就会出现指驴为马的现象,因此,对这类侗语语词一般都是采用意译记音法,如侗语称当官的人为“人驼”,意译为“官人”,直译为“驼人”,若按汉语字意来解释,就成了“驼背的人”。《易经》--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三是直译记音。有些侗语通过直译也可以表达原意,如侗语称糯米为“苟都”、“苟雒”,直译为“米糯”,人们把它理解为糯性之米,也不失原意。

  四是符号记音。侗语有许多单词,而这些单词是很生动的语言,也是最难记录、最难翻译的,如侗语形容飞跃、闪跃、跳跃只用一个单词,这个单词找不到同音的汉字来记音,也无法用汉语进行对应翻译,因为这个单词融动态、形态、声态为一体,用飞跃、闪跃来翻译释,都难以表达原意。象这类单词就只好用□、×、△、√等等符号来记录,久而久之,这个“□”,就会被一些文人填上一个什么字了,说不定这个字会离题千里。《易经》--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五是象形记音。有些侗语找不到同音汉字来记音,就往往采用象形的图案来记录,如侗语对水的称呼,就用形象水纹的“≈”图案来记音。这些象形图案,是我国篆字的起源。

  六是两字并读记音。如下面所说的“黄帝生骆明,骆明生伯马”是用“日月”二字的并读声来记侗语称麻雀的口音。这类记音法往往在两字下面打“─”杠,表示并读或急读,久而久之,这个并读符号就被后人除掉了,日月两字便写成了一个“明”字。《易经》--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总之,从侗语转换为汉文字,是很复杂的,可想而知,古人用汉语记录古代的传说也同样是很复杂的,因此,在古代文献中,也难免存在以上六种情况。然而,学者们往往只从汉字的字义上去钻牛角尖,钻来钻去,弄得扑朔迷离,面目全非。如侗族始祖“萨姆敬燧”的“萨姆”二字,萨是祖母,姆是老大,即大祖母。姆,汉语解释为保母;萨,汉语解释为姓,用汉语来解释“萨姆”二字,就成了“萨保母”了,牛头不对马嘴,许多历史的误会就是这样造成的。

  《易经》八卦是用图案和口头传承下来的,到黄帝时代,苍颉创造文字,才用文字记录下来。我们可以想象,由口头语言变成文字语言,而且是几万年前的古人言语,那是很困难的,因此,在文字处理方面出现了复杂的情况,有的语言和名词无法用文字来表达,就只好用记音、译音、注音等方法来解决,我们现在看到,在《易经》、《山海经》、《水经注》、《古三坟》等等古籍中,有许多无法解释的文字,其原因就在于此。更有甚者,整篇都是汉字记音,如《越人歌》、《白狼歌》等等,成了千年不解的天书,近几年才由雒越后裔的学者破解。《易经》--易学易不学,易明明天地

  俗话说“和尚写字和尚认”,但当时记录语言信息的人、翻译写书的人已经作古化石,无法请他来解释了。那么,雒越人还有没有后代呢?有,他的后代就是壮族、侗族、傣族、布依族、水族、苗族等21个民族。其中侗族是最典型的雒越民族,其语言是打开百越历史博物馆、破解千古奥秘的钥匙。下面的文章就是用雒越语言破解《易经八卦》的尝试。

tag标签: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