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 佛学和易经是人生必要读的学问
  • 《易经》养生法:五行八卦与体质养生之秘
  • 经济学家应该学习《易经》哲学思想
  • 从《周易》中获取不可思议的力量

易经就是上古时期的“挂历”

时间:2017-07-31 23:56 所属行业:网址:

易经》是上古时代的百科全书,后来的一切文化经典和民生日用,都源自于它。

我们生活在一个“小时代”里,缺乏的正是“大时间”概念。

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这个命就像电脑里的源代码。

写这本书是个冒险,我只是做一个尝试。对东西方文明而言,我也感觉这是一次“范式研究”转型的努力。至于成功与否,另当别论。

人物档案

余世存,诗人、学者,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曾主持过十年之久的“当代汉语贡献奖”。着有《非常道》、《非常道Ⅱ》、《中国男》、《老子传》、《大民小国》、《家世》、《人间世》、《大时间》等。

(资料图片)

易经“交答卷”

《文化广场》:为什么想到解读易经?

余世存:易经的确很难读懂,孔子50岁以后才学《易》。我是几年前到了云南大理之后,先读完《左传春秋》、《道德经》才读《易经》的。乡下生活让我发现极古远的时间跟极僻远的空间的有机联系,农耕文化构建的宇宙模型,既是对时间空间的捕捉,又是对有限生物的必然规定。我研读了很长时间的易经,只是仍未理解易经与这一宇宙模型的关系。

我给学界的朋友写信,请他们“有以教我”。香港的一个朋友回信说,《易经》让很多学者望而却步,就连饶宗颐等大师级学者在《易经》面前都说自己无十足把握。这位朋友说《易经》在中国文化人那里有着特殊性,劝我慎重。

但易经仍吸引着我,我一次次地抄录易经,甚至打听到孟子易的当代传人,准备去拜访。我也看到一个记录:有人曾问台湾着名学者、朱熹第26代嫡孙朱高正:“为什么你出狱之后还要学易经?”朱高正回答说,中国每个文化人最终都要在《易经》这儿交一份答卷的。

的确如此,从孔子、老子,到郑玄、王弼,到朱熹、程颐等人,都在《易经》面前提供过他们各自的答案。但这些几千年来中国最优秀的头脑都没能把《易经》说得清晰简易,我能否读出自己的心得?当然,我有今人研究的优势,我这个人也还善于取巧,会走捷径,能够把复杂的事情讲得让人们易于理解,所以我开始解读易经,在众多研究者的基础上撰写我对《易经》的理解,并希望把它还给普通大众。

《文化广场》:普通人能读懂易经吗?

余世存:《易经》本来就是普通人学问,顾炎武曾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三星在户’,妇人之语也;‘月离于毕’,戍卒之作也;‘龙尾伏辰’,儿童之谣也。”意思是说这些典籍里的名词,看起来艰深古奥,其实都是普通人的日常用语,显然,这句话说的是三代以前,三代指的是夏商周,那个时代的普通人,对于天文历法都很熟悉,而天文历法,恰恰是《易经》一个很关键的立足点。

对时间、空间的理解在过去是普遍经验,现在只成为天文学家等少数专家的经验。《易经》的意义就是让普通人以时间、空间为参照,认识自己在时空中的位置。《易经》就是上古时期中国人的“挂历”,只不过“挂”应该是“卦”。它把时间、空间“卦”起来,让看到的人明白自己跟时空的关系。

易经是个“筐”

《文化广场》:《易经》被称为“群经之首”,它为什么享有这么高的地位?

余世存:《易经》是上古时代的百科全书,后来的一切文化经典和民生日用,都源自于它。

跟其他文明传统的经典不同,《易经》是自伏羲到春秋以来数千年的遗产。其他经典,或一人一团体一时之结晶,只有《易经》是大陆中国东南西北四至、春夏秋冬二分二至、数千年时空中的信息的高度整合。

《易经》是三代总结出来的文明成果,一度为上层垄断,由上层向民众发布一年四时八节的节气知识、吃穿住行、婚丧嫁娶,一如后来的“黄历”或“皇历”。它传播开来,被人们不断填充新的材料、发现发明,变得繁复,也启发人们去创造新的文化,成为“群经之首”。《易经》奠定和支撑了一个东方的文明。

《文化广场》:可否简单概括一下您对易经的看法?

余世存:《易经》是个大时间的概念,它是中国文化在它的童年时代,偶然发现的一个宇宙模型,这个时空模型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它的作用非常广泛,小的方面来说,让人趋利避害;大的层面来说,让人学会如何看待人生;更高的形而上的层面,让人学会如何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参赞天地。冯友兰曾经说“《易经》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这既是说它用途广泛,某种程度上,也是它被神秘化、妖魔化的原因之一。

《文化广场》:《易经》给人的感觉是非常艰涩难懂的,您解读时感觉困难吗?

余世存:刚开始很吃力,不得其门而入,只能从义理的层面、文字训诂的层面猜谜。2010年一个机缘,我在网上看到陕西一位叫张桢的老先生在博客上写他对易经的理解,把365天一个太阳年分为64卦。我看了特别激动,赶紧联系他,还到渭南冯原镇拜访他,在窑洞里住了一夜。我确认这是一个游荡在民间的“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他给了我一把“钥匙”,我回到北京后只花了两三个月就写出了这本书的主体部分。

易经是我们的“源代码”

《文化广场》:您的解读跟其他学者的有何不同?

余世存:主要是顺序、结构的不同吧。一般《易经》着作多以文王卦序为主,从乾、坤讲起,我是从复卦开始谈的。谈这一年中大自然会出现什么现象,人文又会出现什么现象。还有,一般易经着作对卦辞爻辞的解读是零散的,我这里的卦爻辞多是一个个的故事、生活现象,它们之间也是有机统一的,一起构成了时空的完整经验。

易经还分象数义理,义理派都是尽可能抽象化,挖掘出更深刻的含义,很多解读、观点是附会上去的。我的解读重在自然经验和人类人性的经验,在一个特定时间里必然会有这样的现象出现,易经重时位,时之义大矣哉。一般易学着作也注意64卦的哲理,但我提供的解读告诉人们,64卦是具体的天文时间,又是具体的人文世界,天文时间里的现象跟人文世界的经验是相通的。

《文化广场》:1988年,75位诺贝尔奖得主在巴黎集会,呼吁全世界:人类如果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00年前,去孔子那里汲取智慧。现在又有学者在提“回到孔子”,您认为我们该回到《易经》还是回到孔子?

余世存:回到《易经》可能把握中华五六千年的文明,回到孔子只有2500年。“回到孔子”的说法儿跟“回到苏格拉底”、“回到康德”一类的说法儿差不多。读书如果只读孔子,就等于把中华文化拦腰斩断一半。我认为不能只读儒家一家经典,用一家的参照系。对人类的现代性危机,我们应该有“专家会诊”的信念和方略,我们不应该只请某一个专家如孔子、佛陀、耶稣来救赎现实。

回到《易经》跟请专家权威不一样,这是回到文明和个人的“源代码”。认知自身和他人的“源代码”,可以使我们更好地自处、更好地跟他人共处。人人可读《易经》,人人可能读出心得、读出自我。最重要的是把五六千年的文明融入个体生命感受,这样才有底气,才有自信。

两道“防火墙”让易经变难

《文化广场》:为什么《易经》从上古时期的日常所用,后来变得艰深像“天书”一样了?

余世存:《易经》为何被称作易经?这个易本来是容易的易、简易的易,后来才多了变易、不易的意思,后来的意思把简易遮蔽了。跟黄历一样,最简单的时空规范,反而变得晦涩难懂,让人敬畏和迷信了。《易经》发生这样的变化,和传统时代士大夫对于知识的垄断有关,和几千年愚民的传统有关。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重要的时代,或者说两次着名的文化演变事件,使得《易经》离普通人越来越远,成了少数人专有的知识。一个是传说中的颛顼绝地天通,在这之前,人人可以观乎天文,而绝地天通其实是把天文历法的知识收归史官和巫师所有,普通人不再有权利研究,在传统王朝,禁止民间私习天文。这个结果,中国人的历法到后来只好请西洋人来修订,请西洋人来做钦天监的官员。

另外一个重要的转折,是文王演易八卦。文王父子将先天卦序移花接木地换上后天卦序,它的实质是扰乱知识的次第,使文明源头的知识的自然哲学基础遭到破坏,后来的知识探索者想破脑袋也难以探索多少真知。孔子的礼学、仁学、易学三阶段就表明他不是从认识客观世界起步的,他的易学也打上伦理秩序的印记。文王父子设置的这道“防火墙”对中国后来的政治、文化、乃至传统价值的建立,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一直到宋代,先天八卦才被找回来,研究者也才又一次有了不同的视角。

《文化广场》:先天卦序和后天卦序有什么区别?

余世存:先天八卦,是古人对宇宙的一种直观经验,它是一种建立在对时间、对空间的认知上,可以说带有非常浓厚的自然哲学的色彩,跟康德的“先天综合判断”可以比较。而后天八卦,则是建立在政治伦理上的,自然哲学的色彩没有了。举例而言,先天卦序中是没有伦理价值判断的,但后天卦序则赤裸裸地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

《文化广场》:这两道防火墙改变了后人对易经的认知?

余世存:以后的人们,都是在防火墙里面翻来覆去的折腾,不管是学院派,还是江湖派,不管是神秘化,还是考据化,其实都在慢慢地把原本最简单、最普通的《易经》,变成了普通人再也看不懂听不懂的学问。

学院派注重义理考据,江湖派看中的是相术占卜,不管是哪一种,不管是高深的哲理,还是神秘的宿命,都不是《易经》真正的面目,更不是《易经》的价值所在。

“小时代”缺乏“大时间”

《文化广场》:时间和空间和每个人都有紧密的关系吗?

余世存:什么是时间?在我们这个有效也有限的太阳系内,时间就是地球绕太阳运动所具有的能量,时间不可能独立存在,其运动有参照,其能量释放大致均匀。科学家们测算,一年时间并不固定,只是大体固定,365天或366天;此前可能更短,此后可能更长,据说会到一年384天或390天。这样说,我们就能理解国家、个人发展为什么有快、慢。

什么是空间?空间是能量结构。这种结构是多维的,不仅只有三维。通过无线电和互联网,我们知道,意识可以在虚拟的泛空间里交流。如果不在一个同质的空间里,我们永远不可能接收到他者的美善或恶意。

我们的先天之命或后天之运,就在时空中的不同阶段或不同方位结构里。由此,我们的生命能量不尽相同。我们努力,仍有不同的遇合或结果,即在这种能量的获得、释放和遭遇不同之故。大易之道,最重时、位,原因即在这里。

个体在时空中的位置自觉,即在于发现自身的时空特性,并依从它建立起跟外界的有效交换方式。在个体系统中,时间即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所具有的能量。一个人生命能量的长度、密度、热度,决定其人生的价值。而人生自觉,就在于跟外界能量交换中,不断增长、增强自身的创造性能量。

《文化广场》:我们好像很少考虑这些问题了。

余世存:我们生活在一个“小时代”里,缺乏的正是“大时间”的概念。在这个“小时代”中,每个人关注的其实都很有限,以时间而言,一个人会考虑的可能仅仅是三五年,这几年之中会不会发财?会不会升官?等等,很少有人去把自己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段里,比如说一百年,在一百年中,一个人的生命,一个人的一生,究竟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文化广场》:这本书起名《大时间》也是这个原因吗?

ag视讯平台|优惠 余世存:是的。写这本书是我这么多年读书、生活的意外收获,我希望能让每个人更清楚认识到自己和时间、空间的关系,而不是只去追求自己跟物质、技术、时尚的关系。在这个追求成功学的时代,很多人都跟时间、空间失去了联系。我们生活在时间如此之少的时代,我们焦虑地吸引外界的信息,但时间、人生百年、岁月时光似乎仍未在我们的身心里扎下根来。其实不论过去现在,真正通《易》的人,都过得很自在、坦然,因为他活在大时间中,他认知了自己的位置、自己的可能性和限制,他可以积极地努力让自己适得其所。就是说,时间是他自己的,他的人生坐标是坚实的,他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才能活得好。

知我罪我,惟《大时间》

《文化广场》:这本书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列举了古今中外很多名人和他们出生的时空的关系?

余世存:《易经》以一个太阳年为中心,将无数太阳年重复发生的自然和人事之象归纳总结,说明一个太阳年中的人间轨迹,这也可算为先天之命运。因此,不难理解,这些数千年时空间的自然和人事消息,其规律、模型、参数,同样适用于现代中国,适用于北半球的人类世界。

2012年我用半年时间把北半球的历史名人查了一遍,希望验证一下,用《易经》来解读这些人的性格与命运。书中六十四卦每一卦都收录15位左右北半球的名人,总计上千人。这个独特的命算体系比星座、八字更具人文和现代理性,任何一个读者都可以知道自己的命卦,从而多少知道自己的性格偏好,在与历史名人的对照中认识、完善自己。

书里还揭示了卦时与现代人的关系。如4月1日前后几天的损卦时空与愚人节、10月初的黄金周与旅卦时空、同人卦时空有国际消除种族歧视日、家人卦时空有世界居住条件调查日等。

我还探究了汉字与卦的关系,比如汉字的财字是噬嗑卦,故中国人发财多要吃吃喝喝,并涉及官司;酒是勾兑的兑卦,故酒需勾兑、调和,兑又有情欲和毁折意,酒为色之媒,酒能伤身等等。这个部分在书中没有展开,因为孔子们说过,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这是游于艺的事,读者们自己可以试试。

《文化广场》:会不会担心有人把您这本书也看成算命的书?

余世存: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这个命就像电脑里的源代码。每个人一出生就有自己的源代码。即使有人说我教人算命,我也是开辟一个人人皆可计算未来、规划命运的角度,让每个人了解自己的源代码。

《文化广场》:写完此书您还想跟读者说什么?

余世存:写这本书是个冒险,我只是做一个尝试。我相信它对今天的读者有意义。对东西方文明而言,我也感觉这是一次“范式研究”转型的努力。至于成功与否,另当别论。

孔子在编写完《春秋》时说:“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有不少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解读易经,为什么写《大时间》,我想模仿孔子的说法:知我罪我,惟《大时间》。

tag标签: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