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 佛学和易经是人生必要读的学问
  • 《易经》养生法:五行八卦与体质养生之秘
  • 经济学家应该学习《易经》哲学思想
  • 从《周易》中获取不可思议的力量

《易经》前史考略

时间:2017-07-31 23:44 所属行业:网址:

经学始于汉代,五经之名也始于汉代,《周易》在先秦称《易》或《周易》,至汉代方有《易经》之称。本文将以先秦各时期关于筮占与筮占书,以及《周易》的相关记载为依据,来分析《周易》文本的存在状况及其在当时的地位。

  三十年前,张政烺先生对甲骨、金文中所见“奇字”的破译——数字卦的发现,是现代关于《易》学研究的重大突破。其后张亚初、刘雨两人在张政烺先生研究的基础上继续蒐集资料,并对这些资料重新区别,分属商、周两个时代。由于六爻所组成的数字卦已见于商代的陶器、卜甲、彝器等器物上,由此引起学者对八卦、重卦符号起源的重视。但是,由于今人对这些符号的解释还带有假说的性质,故本文不对数字卦的内容做过多的介绍。

  众所周知,早期的《周易》文本是不含“十翼”在内的。今人对其成书年代,有两种主要观点:一是认为《周易》成书于西周初年,顾颉刚、张岱年、李学勤等先生皆持此一观点。他们判断的方法,是一种“内证法”,即认为《周易》卦爻辞所涉及的典故没有晚于西周初年的。二是认为《周易》成书于西周晚期,史善刚、董延寿等人持此一观点。他们同样用的是“内证法”,发现《周易》卦爻辞中实际涉及西周晚期的典故。(见史善刚、董延寿)在笔者看来,既然大家都是用“内证法”,以《周易》卦爻辞中所涉及的典故来作为判断成书年代的依据,那后一种说法应该是对前一种说法的合理修正,应该是更进一步的研究成果。所以笔者赞成后一种意见。笔者同时认为,考察《周易》成书年代,只用“内证法”是不够的,还应该考察和分析当时时代所有文献记载的情况。

  “十翼”或称《易传ag视讯平台|优惠》,自司马迁、班固以来的传统意见认为是孔子所作。宋代欧阳修、叶适,清代崔述等人质疑其说,认为“十翼”非孔子所作,至今已成定论。今人关于“十翼”的成书年代主要有两种意见:一是认为成书于战国中期,如张岱年先生即持此一意见;一是认为成书于战国后期,甚至秦汉之间。笔者持后一种意见,认为“十翼”成书于荀子之后、司马迁之前的大约150年之间。主要理由是:第一,《孟子》一书全然不提《周易》,荀子虽然倡导“诵经”,却将《周易》排斥在外。如其时《周易》已经包含“十翼”的内容,像孟子、荀子这样明敏的思想家不应对《周易》的思想资料如此漠视。第二,在荀子之前有确定年代的子、史文献(如先秦诸子以及《左传》《国语》《战国策》等书中)基本没有引用“十翼”内容的情况,即使偶有与“十翼”相近的内容,也应该是“十翼”化用子、史文献,而不是子、史文献袭用“十翼”(如《礼记·乐记》等)。第三,凡是明确引用“十翼”内容的文献都不在荀子之前或不能确定在荀子之前(如《礼记·深衣》)。第四、直到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文献中才首次见到“十翼”各篇的具体名称(缺《杂卦》)。
下面将按时代讨论筮占与筮占书,以及《周易》演生的具体状况。

  一、商代已有筮占方法

  我们说商代已有筮占方法,最可靠的资料就是《尚书·洪范》篇。此篇记载殷商旧臣箕子为周武王言“洪范九畴”,即从九个方面讲治国的大经大法,其第七个方面:

  稽疑: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霁、曰蒙、曰驿、曰克、曰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

  立时人作卜筮,三人占,则从二人之言。谋及卜筮,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从,庶民从,是之谓大同。身其康强,子孙其逢吉。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庶民逆,吉。庶民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卿士逆,吉。汝则从,龟从,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内吉,作外凶。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

  这是说,殷商之人在作重大决策时,除了王者、卿士、庶民参与意见外,还通过龟卜和筮占的方法来帮助作出决策。有筮占,就应该有解释筮占吉凶的文本。箕子之时用于筮占的文本是怎样的,我们今天不得而知。推测那时已经有了相应的文本,但不是《周易》是可以肯定的。
 二、西周的太卜之法

  虽然箕子向周武王贡献了殷人“洪范九畴”,包括筮占之法,但在29篇今文《尚书》中,却很少看到有关筮占之事的记载。当周成王在《大诰》中向世人讲述西周政权的合法性时,他拿出通过“大宝龟”卜问的结果来增加其权威性,而没有提筮占。《大诰》说:“予不敢闭于天降威,用宁王遗我大宝龟,绍天明即命,曰:“有大艰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静。越兹蠢,殷小腆,诞敢纪其叙。”而当周公到洛阳建成周时,也是用龟卜方法来选址的。《洛诰》述周公之言说:“予惟乙卯,朝至于洛师。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涧水东、瀍水西,惟洛食。我又卜瀍水东,亦惟洛食。伻来,以图及献卜。”

  在29篇今文《尚书》中,仅《君奭》篇提到一次“若卜、筮,罔不是孚”。“卜、筮”二者连提,应该如何解释呢?《礼记·表记》所载孔子之语可以作为解释:“子曰:大人之器威敬,天子无筮,诸侯有守筮。天子道以筮。”这是说,在周代,大事用卜,小事用筮。天子至尊,无论大事小事皆用卜,而不用筮。诸侯有守国之筮,则大事小事皆用筮,而不用卜,怕僭越于天子。天子也有用筮的时候,如巡狩、征伐,出而在道途之中,有事则用筮,表示比在朝中降了一等。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作为周王朝档案的《尚书·周书》中很少记录筮占之事的原因。

  虽然《尚书·周书》中很少记录筮占之事,但我们应该承认,西周王朝是有筮占制度的。《周礼·春官·太卜》:“太卜……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这是说,西周王朝的太卜之官同时掌握三种筮占方法。郑玄《易赞》及《易论》说:“夏曰《连山》,殷曰《归藏》,周曰《周易》。”这种解释应该说是一种推测。虽然可能有其合理性,但也容易使我们发生误解,以为《连山》易是夏代实行的,《归藏》易是商代实行的,《周易》是周代实行的。而实际的情况应该是:在西周这三种《易》是同时并行的;这三种《易》都有六十四卦的卦画,甚至有基本相同的卦名,只是卦序和卦爻辞各自不同。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左传》《国语》中经常会出现不同于《周易》的卦爻辞。

  我们在《尚书》和《逸周书》中并没有见到三种《易》的卦爻辞的记载,但在晋代太康二年于魏襄王墓中出土的《穆天子传》中见到这样一条资料:

  天子筮猎苹泽,其卦遇讼。逢公占之曰:“讼之繇:薮泽苍苍,其中(阙),宜其正公,戎事则从,祭祀则憙,畋猎则获(阙)。”饮逢公酒,赐之骏马十六,纻三十箧。逢公再拜稽首,赐筮史狐(阙)。

  如上文所述,天子在巡狩期间是可以用筮的。逢公是什么人,书中没有交代,应该是一位高明的筮者,逢公之外还有一位筮史狐,这应该是王朝专门的筮占官员了,他也一同受到了周穆王的赏赐。文中所说的讼卦的爻辞与今本《周易》不同。如果《穆天子传》这条资料有其可信度,那至少说明在西周穆王时期曾用《周易》之外的筮占方法。

 三、春秋时期的筮占活动及以《周易》说理

  《左传》《国语》关于筮占之事共有二十二条资料,所记基本是春秋时期的事。分析研究这些资料,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几点认识。

  1.“别《易》”的存在

  在春秋时期,有《周易》以外的卦爻辞体系存在。这种卦爻辞体系有可能是《连山》易或《归藏》易,但也不能排除是其他卦爻辞体系的可能,我们可以笼统称之为“别《易》”。在春秋时期,有当一次筮占结果出来之后,同时用“别《易》”与《周易》解释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又往往是先用“别《易》”解释,当解释为“不吉”时,方用《周易》解释。给人的感觉是,平常人们更习惯于用“别《易》”进行筮占,《周易》是后起之秀。比如:

  (1)《左传·僖公十五年》记载,秦伯伐晋,卜徒父筮之,其卦遇蛊曰:“千乘三去,三去之余,获其雄狐。”卜徒父解释为“吉”。这句蛊卦爻辞不属于《周易》内容,而是“别《易》”内容。

  (2)《国语·晋语》记载,晋公子重耳流亡楚国,秦穆公召之赴秦国。公子重耳亲自筮占此行能否助他得返晋国,“得贞屯悔豫,皆八”。筮史之官都说此卦“不吉”,司空季子却说:“吉,是在《周易》皆利建侯。”司空季子此处特别强调《周易》,则筮史之官所根据的显然是“别《易》”。

  2.筮占者脱离文本的解释

  《左传·闵公二年》记载:季友是鲁桓公的儿子,将生之时,鲁桓公使人筮之,遇大有之乾,曰:“同复于父,敬如君所。”鲁国的政权后来长期控制在季友的后代(史称“季氏”)手中,季友将生时的筮占在后世似乎“应验”了。关于“同复于父,敬如君所”一句,古人有两种解释:一是认为是《连山》易或《归藏》易的内容,如宋程迥《周易古占法》说:“《连山》《归藏》,宜与《周易》数同,而其辞异。……古之筮者,兼用三易之法。……季友之筮……此固二易(即《连山》易或《归藏》易)辞也。”二是认为系筮占者之辞,如清王宏撰《周易筮述》卷七谓:“筮者之辞也。乾为君父,离变为乾,故曰‘同复于父,见敬与君同’。”两相比较,以后者之说为是。因为大有卦乾下离上,唯上卦离之中爻为阴爻,筮占之时正逢此爻为变爻,于是得“之卦”为纯乾之卦。乾代表君父,离变为乾,有了同君主一样受尊敬的地位。这种解释显然是筮者根据卦象的意义发挥出来的,我们应该把它看作筮占者脱离文本的解释,而不应看作任何卦爻辞体系的内容。

  3.《周易》文本已然存在

  在传世文献中,最早提到《周易》文本内容的是《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71年)的记载,当年陈人杀其太子御寇,陈公子完(敬仲)奔齐,齐桓公让他做“工正”之官。《左传》于此处倒叙陈敬仲年少时,“周史有以《周易》见陈侯者,陈侯使筮之,遇观之否,曰:‘是谓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其在异国;非此其身,在其子孙。……若在异国,必姜姓也。”如果《左传》所说无误,周太史曾以《周易》见陈厉公,那说明此时周王室已有《周易》文本,而陈国此时还没有《周易》文本。

  又《左传·僖公十五年》(公元前645年)记载:“初,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遇归妹之睽,史苏占之曰:不吉。其繇曰:‘士刲羊亦无也,女承筐亦无贶也。’”今本《周易·归妹》上六爻辞:“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爻辞小有不同,可视为版本的差异。

  又《左传·宣公十二年》(公元前597年)记载:晋国的知庄子引《周易》论先縠之败,说:“此师殆哉!《周易》有之,在师之临曰:‘师出以律,否臧凶。’”所引《周易》与今本同。

tag标签:
------分隔线----------------------------